北京儿童医院

首页 >医院新闻 >媒体关注 > 正文

【“北京医管”微信公众号】最初一句看似不太正式的邀请,却成就了一块“金字招牌”
2022-08-09 23:01:10 来源:“北京医管”微信公众号 浏览次数:

微信图片_20220817225046.jpg

8月19日是第五个中国医师节,在国家卫健委公示的2022年全国“最美医生”候选人名单中,有一位身处新疆的北京医生。他就是北京儿童医院新疆医院党委副书记、执行院长孙宁

微信图片_20220817225944.jpg

63岁援疆

“新疆的孩子需要我 我就来了”

2020年12月19日,北京儿童医院新疆医院国家区域医疗中心正式揭牌。这是国家发改委、国家卫生健康委在儿科领域的重要布局,计划通过10年的建设,助力新疆儿童医院建成高水平的临床诊疗中心、高层次的人才培养基地和高水准的科研创新与转化平台,辐射全疆及周边地区,让更多患儿就近就医。

作为对口帮扶单位,北京儿童医院承担起建设国家儿童区域医疗中心的使命。而选派什么样的专家带队赴疆,一时间让儿童医院院长倪鑫犯了难。

一次,在与儿童医院泌尿外科主任医师孙宁聊天时,倪鑫院长以半开玩笑的语气问:“老孙,要不然你去?”

倪鑫看来,这只是一句玩笑话。因为孙宁当时已经63岁,担任起了北京儿童医院外科教研室名誉主任。然而,就是这句不太正式的邀请,让孙宁毅然决然地远赴新疆,支援医疗建设。

如今,回想起这个“脑袋一热”的决定,孙宁依旧坚定地表示,没有后悔过。“我不太在意得与失,既然新疆的孩子需要我,我就来了。”于是,在家人的支持下,他带队出发,去建设国家儿童区域医疗中心。

孙宁一同援疆的,除了各科室的医生,还有医务处、财务处、信息中心等部门组成的管理团队。来到乌鲁木齐,他才逐渐发现,所面临的困难远比想象的多得多。

新疆儿童医院前身为新疆交通医院,已有37年历史。近年来,这里虽然陆续建成了儿内科和儿外科,但距离国家儿童区域医疗中心的建设目标仍有很大差距。“一家儿童医院绝非儿科强就万事大吉了,相关科室水平都要跟上。”孙宁打了个比方,就如同一位医生水平再高,如果没有影像、病理、超声、检验等科室的配合,也只能是纸上谈兵,无法做出精准的诊断。

从医生到管理者,身份改变也让孙宁意识到,用心做好每台手术远远不够,大到医院、地区医疗的发展规划,小到财务管理、设备采购、后勤基建等工作,都得自己操心。医院新楼破土动工、多学科诊疗和病案管理落实强化、联合北京儿童医院建立绿色转诊通道……面对千头万绪的工作,这位老医生丝毫没有退缩,几乎从零做起,紧锣密鼓地推进着各项任务。

微信图片_20220817225955.jpg

孙宁(右)与北京儿童医院新疆医院急诊科主任张连成讨论患儿病情

38年从医

“成就感来自患者和同行的认可”

从医38年,孙宁已经为上万名儿童缓解了病痛。“普通医生在手术中磨炼技术,而孙主任是把手术做成了艺术。”在北京儿童医院泌尿外科诊室里,总能听到类似的赞美。碰到难治的尿道下裂、尿道外伤、复杂肾脏肿瘤等很多医生不愿做、不敢碰的手术,他也从来不含糊,是业内公认的“一把刀”。

近年来,儿童车祸发生率越来越高,完全性后尿道断裂的患儿也逐渐增多。孙宁在查阅了大量文献资料后,研究尝试了新型急诊期经会阴尿道吻合术,治愈率接近100%,可一次性解决患儿问题。“效果出乎意料得好,出血少,孩子也不用长期带造瘘管,不管从经济上还是减轻病痛方面,都让患儿及其家庭受益匪浅。”积累了丰富的尿道外伤急诊手术经验后,孙宁和北京儿童医院泌尿外科团队开始在全国各地传授经验,将小儿尿道外伤急诊修复技术逐渐推广开来。

泌尿外科中,尿道下裂的治疗难度很大,并发症多,高风险的修复手术更是被形容为“在刀尖上跳舞”。“这种先天性疾病,不仅在孩子成年后会影响生育,还有可能影响其心理健康。”在孙宁看来,泌尿外科治疗没有最好,只有最适合。针对每个患儿的自身条件,制定个性化治疗方案,他给自己定下硬标准:不仅要让患儿恢复正常功能,还要做得好看,避免以后生活的尴尬。

在仅有一枚硬币大小的区域内动刀,一般要缝合200至300针、打800至1500个结。手术室里,针持器、手术线、小剪刀上下有规律地运动,在一束束明亮灯光的照射下,孙宁仿佛在演绎着指尖上的艺术。

孙宁自己没有孩子,却将每位患儿视如己出,设身处地站在家长的角度考虑问题。有位女患儿因泌尿系统先天畸形导致尿失禁,八岁了还天天穿着尿不湿去上学。“小姑娘一直穿着尿不湿,以后上大学、工作可怎么办啊!”孙宁得知这一情况急得皱起了眉头,给她紧急安排了手术,帮助女孩彻底告别了湿裤子。术后,家长激动得给孙宁连连鞠躬,“我们还以为孩子一辈子就这样了!”

这样的故事,每天都在孙宁的诊室里发生着,他精湛的医术和高尚的医德也让很多患儿及家长慕名而来,一台台手术被排得满满的。就算如此,他始终坚持着“三不”原则:一不收红包,二不收回扣,三不收锦旗。“我的成就感来源于患者和同行的认可,把病看好了,把问题解决了,才是好医生。”孙宁说。

孙宁带领的团队落地乌鲁木齐没多久,“北京大专家援疆”的消息便在当地传开了,乌鲁木齐、哈密、和田等疆内地区,甚至青海、甘肃等临近省份的患儿纷纷前来求诊。尽管管理工作占据了很大精力,孙宁仍未放下手术刀,在近一年半中完成了百余台手术。

孙宁印象较深的,是一名来自和田的小男孩。这个男孩幼年时因车祸导致尿道断裂,在当地做了膀胱造瘘手术,带着尿袋生活了五六年。家长得知有位泌尿外科权威专家来到新疆后,订了飞机票,带着孩子跨越1500多公里,来到新疆儿童医院求诊。“看到孩子的第一眼很心疼,车祸差点夺去了他后半生的幸福。”寻找断口、移动复位、精准缝合……孙宁“手到病除”,不仅帮他摘了尿袋、接了尿道,这名男孩未来还有望恢复正常功能。

微信图片_20220817230003.jpg

孙宁(左一)在北京儿童医院新疆医院为患儿做手术

10年目标

“让新疆患儿在当地就能治好病”

一位名医就是一块移动的“金字招牌”。然而,将来项目建设完成,来自北京的专家离开后,能为新疆留下什么呢?这是孙宁一直在思考的问题。“来新疆不止盖盖楼、建设备、看看病、做手术这么简单,我们还要给新疆培训本地专家,建设一支带不走的医疗队,让更多患儿在本地也能看上病、治好病。”

孙宁发现,在新疆收治的患儿中,只有一小部分是疑难杂症。然而,很多一般病症的患儿依然被病痛困扰多年。“不来新疆真不知道这里有多大。”孙宁掰着手指头说,这里是中国陆地面积最大的省级行政区,从和田到乌鲁木齐要坐两小时的飞机,火车要坐整整一天。“很多家长带着孩子长途跋涉来看的‘绝症’,在我们看来可能只需要做个简单的手术就能痊愈。”于是,孙宁下定决心,把国家儿童区域医疗中心建设好,让孩子们在当地就能把病治好。

在同龄人已经开始享受天伦之乐的时候,孙宁却忙得不亦乐乎——医院先后建起了耳鼻喉科、眼科和急救综合病房楼,下一步还要组建心胸外科、营养科、临床心理科等。在他的邀请和感召下,一批批来自北京儿童医院相关专业的学科带头人和专家也来到新疆工作,到基层推广儿科诊疗技术,进行会诊、义诊,受到了当地人的欢迎。

孙宁默默地在心里算了一笔账,十年能培养一代人,如果这代年轻医生能够一直扎根新疆,服务医疗建设,那么新疆本地乃至周边省份的看病难将大为缓解。为此,他以人才培养为目标,把泌尿外科作为抓手,对年轻医生手把手地进行高难度手术示教,毫无保留地传授技术和经验,提升当地医生的诊疗水平。“不仅要教会他们做手术,更要培养他们做病人需要的手术。”孙宁举例,手术该不该做、什么情况下不做、做得效果不好如何解决等都是当地医生需要深思的问题。

如今,在孙宁的带领下,新疆儿童医院的教学、科研等工作均有大幅提升。“道阻且长。”眼瞅着医院新建的大楼拔地而起,即将封顶完工,各科室建设不断完善,教学科研新成果频出,国家儿童区域医疗中心雏形逐渐显现……孙宁在倍感欣慰的同时,也立下了自己的“小目标”:“希望通过北京儿童医院10年的托管帮扶,能够让当地患儿实现就近就医,让更多的孩子得到及时有效的治疗。”

微信图片_20220817230016.jpg

来源:北京晚报(实习记者 何蕊)

上一篇: 【北京卫视】儿童脊柱侧弯高发 早诊早治可有效控制

下一篇: 【“北京医管”微信公众号】“陪伴”让诊室有了“温度”

返回

顶部